基本信息
姓名军营三人组 别名暂无
国籍暂无 出生地暂无
语言暂无 性别
生日暂无 星座暂无
身高暂无 体重暂无

详细介绍

军营三人组里有小曾、老兵、和黄志坚。老兵叫什么名字?

老兵的名字叫 牟青 


那个豪迈的老兵  
你一定听过这首歌———“我的老班长,你现在过得怎么样/我的老班长,你是否还会想起我……”当年,这首唱出了中国军人的豪迈和刚强的歌,在中国的大街小巷飞扬,感动着无数中华儿女。演唱这首歌的人,正是身穿戎装的热血男儿———老兵。
一个充满军人气质的歌手
第一眼见到老兵,他就像邻家参军八载的兄弟,黑黑的面庞,坚实的臂膀,宽阔的胸膛,如果不说,我真的以为他就是一个老兵,一个手持钢枪驻守边疆的老兵。
此时的他,刚刚出院三天,手臂上、脖颈上、头上的伤痕还依稀可见。作为一名军人,他以自己的鲜血成就了四个字:见义勇为,以自己的行动捍卫了墨绿色的庄严。
2002年11月10日夜,刚刚演出完的老兵在夜色中返回住处,途经一个草场,苍茫的夜色里只有远处传来微弱的灯光。突然,寂静的空气中响起一个女孩凄惨的叫声:“求你们饶了我吧,我没钱。”军人的本能使他飞快地转过身去,只见两个身影从黑暗处站立了起来,老兵奋然冲向歹徒,这两个歹徒和冲上来的老兵扭打在一起。就在这时,一块巨大的水泥板从老兵的脑后砸了过来,背后的人高叫着:“让你当兵的多管闲事!”一下、两下,老兵硬是挺了下来。这时,面前的两个歹徒已经缚住了老兵的双臂,背后的歹徒也已经绕到了老兵的面前。老兵摒足了力气,抬脚踢倒了面前的歹徒,挣脱了束缚的双臂。做贼心虚的3个歹徒面对老兵这块硬骨头,仓皇而逃……
对这件事,老兵并没有在意,对于头上和手上的伤,他也没放在心上,他还乐呵呵地惦念着明天的两场演出。然而,当天夜里,老兵的头和手全都肿了,他才住进了医院。
在老兵的心里,他不仅仅是一个歌手,更是一个兵,一个军营男子汉,他希望,这个世界上,有他的地方就有和平和宁静!
从泥瓦匠走来的老兵
出生在青岛的老兵其实并没有真正当过兵,他的真名叫牟青,18岁那年,他并没有像自己的歌中唱的那样,穿上绿军装成为一个新兵,而是操起了瓦刀,作了一名泥瓦匠。第一个月,老兵拿到了48元工资,酷爱音乐的老兵从这48元钱里拿出46元买了一把吉他,那是老兵的第一把吉他,他的梦想就从这把吉他里启航。
那时,老兵还做着推销员,有一次,他陪客户到歌厅唱歌。贫寒的生活中,老兵一直和自己的吉他一起快乐一起忧伤,这是头一次面对话筒,没想到,一曲唱完,歌厅的老板竟然邀他来做歌手,每晚30元。老兵蒙了,当时,老兵一个月的工资才60元。就这样,老兵走上了这条路,并且,越走越远。
1988年,老兵加入了青岛市轻音乐团,开始以唱歌为职业。后来,老兵考上了中国音乐学院明星班,真正成为一名专业歌手。1995年底,他才正式将老兵作为艺名。当时,中国唱片公司广州分公司到北京挑选军营民谣三人组,中唱广州公司相中了他,于是,老兵剃了原本飘逸的长发,将迷彩服套在了身上,开始了军营民谣的创作和演唱,为军人感动,为军人歌唱。
“老兵”这个名字对于牟青而言,是压力,更是动力。为了能够真正无愧于这个称号,为了能够写好、唱好真正属于战士的歌,老兵开始“当兵”。
他找到连队,要求不暴露真实身份,真正和战士吃住在一起,于是,他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新兵,在连队“老兵”快乐地忙碌着,训练着,他认为,真正的军营生活才能够造就真实丰满的军营民谣。绿色军营的磨练使老兵变成了一个纯正的军人,无论从姿势、从眼神,还是从体格、从声音,老兵就是老兵!
老兵的歌声越唱越豪迈,他的军营民谣从刚强的《枪林弹雨》唱到温柔的《别太想家》,从战争中的《中国士兵》唱到和平年代的《探亲路上》,从《爷爷爸爸和我》唱到未来的《准备好了吗》,从《新兵同志》唱到《今年退伍的老兵》,从《军嫂》唱到《男兵眼中的女兵》。老兵将军营民谣作为一种文化不断拓宽,不断发展。

十年前,三个满腔热血的军旅歌手走到一起,组成了人人皆知的“军营三人组”。他们以一首《我的老班长》拉开了中国“军营民谣”的序幕。《军中绿花》、《战友你还记得吗》、《好男儿当当兵》、《想战友》、《驻地姑娘》……一首首朴实而富有情趣的作品生动反映了战士们的军营生活。他们激情而豪迈的歌声,在部队乃至全国都掀起了一阵“军营民谣”的狂潮!人们深深的记住了这三个年轻人的名字——老兵、小曾、黄志坚。

 

  十年来,由于工作需要,他们在不同的岗位上各自奋战。深山连队、高原哨卡、沿海边防,处处回荡着他们嘹亮的歌声。走过了多少基层连队,踏遍了多少边防哨卡,为多少官兵和群众带去了欢乐和笑声,恐怕连他们自己也数不清了!

  十年后的今天,这三位军旅歌手以一首《八荣八耻》再次携手。他们立志通过“军营三人组”的重组,继续服务于部队、服务于广大官兵,为“军营民谣”再创辉煌!

  加载评论内容,请稍等......